睡姿不雅

逗比之路,与你同行。

【王样老师同人*鹰真*】不是说过吗——关心我的下场02(完结)

*废话time*

写的太烂了啊啊啊啊啊不忍直视!!!!!!!!!!!

啊啊啊啊啊啊人生的耻度为何如此之大!!!!!!!!!!!

虽然看过但是写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!!!!!!!

写的过程中好几次在电脑前抱着脑袋崩溃地大喊“啊啊啊啊啊啊太羞耻”了啊!!!!!!!!!!!!

还有!!!!!!!!!!!我去P站上搜了下tag!!!!几页就没了啊!!!!!!!!好不容易有几个!!!还都是日本的太太!!!!看不懂啊啊啊啊啊啊!!!!!!想去学日语了啊啊!!!!!!


1.这么短完结是因为这个系列我大概都会写短篇,相互关联的短篇那样

2.不过请先别期待下一篇……

3.Lo主语文体育老师教的……不会说人话……写的难看……慎重阅读

4.总觉得还少点什么,不管了,先发了再说,我接着舔漫画去了,想起来再改吧


*正片开始*

下一秒,吻铺天盖地而来。

有点软,有点夏天滑腻的触感,佐伯轻轻咬了一下女生的下唇,思绪飘到了很久很久之前。不过这充斥着酸甜味儿的气氛马上被打破了。

“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黑崎一把推开佐伯的头,“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说好的正义的人民教师呢——”

佐伯啧了一声:“你说呢?这不明摆着吗……你不是也看到了吗,每天进出我家门的那些性感的大姐姐,你说她们都在干什么呢……?哎你这个死丫头推我脑袋干什么,我可是伤员啊,疼死了,啧。”

“我不要成为不纯洁的大人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“早晚的事嘛。”

“什么啊啊啊啊啊啊——而且我还没交男朋友啊啊啊啊啊——这种事不是只能和男朋友做的吗!”

“也不一定嘛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肮脏的大人啊啊啊啊——”黑崎整张脸已经崩坏成=口=了。

“怎么算男朋友呢?”佐伯说。

“怎么算……虽然我是个没朋友的人也不是很清楚吧……但是!起码!要接过吻吧!两个人!”

“哦,那这样的话,你不是已经把初吻给我了吗。”佐伯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,支起上半身。

“什么时候?!啊啊啊啊!游泳那次吗!那是……人工呼吸啊!不算啦啊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啊?你还真傻呵呵地以为那次才是你初吻啊?没回想起来吗?小时候……啊,大概是你小三的时候把……有次打了架来找我邀功……”

 

------------

“鹰臣哥哥!鹰臣哥哥!这次我打倒六个人只用了一分半哦!是不是更厉害了!”

“真冬干得漂亮,成长得真快呀。”高一的佐伯鹰臣蹲下身子摸了摸的黑崎的头。

“真冬想要奖励——”

“拳击手套可以吗?要不?竹剑?要不弓箭吧!虽然你还小,但是多练练就能用了……”佐伯又露出了那个可怕的笑容。

不过小时候的真冬虽然害怕鹰臣,但是却总寸步不离地粘着他,被打了也要黏着:“真冬想要一个吻!”矮矮的萝莉指了指自己的脸颊。

佐伯猛地回头看向小女孩那近在咫尺的脸蛋,刚打完架有点红扑扑,蹭了点灰,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待和不安……鬼使神差的,佐伯就把脸凑了上去,轻轻在她嘴唇上落下一个吻。然后又在旁边的脸蛋上咬了一口。

啊……果然是小孩子……甜甜软软的……还有点夏天滑腻的味道。佐伯心想。

年仅八岁的黑崎完全傻了,眼眶一红就要哭出来的样子,叫着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鹰臣是个吃人的魔王”就跑走了。

------------

 

回想起来的黑崎顿时涨红了脸,“身为高中生的你欺负小孩子还好意思说!”

“所以,你从七年前就是我女朋友了——时隔七年,不犒劳我一下太说不过去了吧。”佐伯一只手撑着身体,另一只手拖住身上女孩子的腰,让她在自己身上坐实。

“而且——”佐伯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,“就算是现在的你,我也亲过(人工呼吸),摸过胸(心肺复苏),看过内裤(送昏倒的人去保健室),摸过屁股(被学生要求公主抱),躺在一张床上睡过觉了嘛——”

“等等!!!合着那次你醒着的吗!!!故意的吗!!!太过分了啊啊啊!!!还有前面那几个都怎么回……”

“真冬,不喜欢我吗?”佐伯打断了黑崎的话,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黑崎愣了一下,撇过头说:“说不喜欢什么的……也不是啦……”

“那就请向七年前一样对我吧。”佐伯伸手扳回了黑崎的头,迫使她与自己对视。

啊啊,这是什么感觉啊,以前看到鹰臣的眼睛就会害怕的不由自主听他的话,这次也是……但好像不是因为害怕……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……

还没等黑崎想明白,那句话已经脱口而出——

“鹰臣,我想要一个吻。”

句子的尾音被吞回了嘴里,因为话音未落,这个愿望,已经实现了。

 

女高中生的单身公寓里,地板上血迹斑斑,床前的空地上,女高中生跨坐在自己赤身裸体的老师的身上,被吻得意乱情迷。

 

与其说是吻,倒不如说是佐伯单方面的攻略城池,黑崎别提说话,连喘息的机会都没得到,只是一味被动地被吮吸着。

她混沌的大脑居然还闪过“什么嘛,这么老练,不知道和多少性感的大姐姐做过这事,过分”。

佐伯的吻一路往下,一颗颗咬开了黑崎制服衬衫的纽扣,另一只手托起黑崎的屁股把她放到了床上。

脸颊……脖颈……锁骨……小腹……

黑崎的大腿似乎蹭到了什么,向前拱了一下,就听到伏在她身上的佐伯一声闷哼。黑崎瞬间明白了,一下子面红耳赤,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、你、你什么时、时候……”

“你上药的时候。”佐伯从她腰间抬起头,平日镇定的脸上带着一丝慌乱。

“那……不……”

“如果你是问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话……”佐伯的眼里有不寻常的热情,“七年前。”

头脑混乱的黑崎居然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“啊原来鹰臣是个萝莉控”这个事实,看着神游的黑崎,佐伯心想这家伙果然是连这种时候也会胡思乱想的人,嗯,该怎么让她专注一点呢……这样好了——

“什么嘛,你心跳好快。”佐伯趴在黑崎胸口说道。

“啊啊啊不要听啊你!唔……嗯……”

佐伯吮吸着少女胸前的粉红。

“鹰臣……鹰……臣……那里……不行……”

佐伯目光一窒,说:“不知道吗……这种时候喊我的名字可是犯规的哦……”抬头却看见少女断了线一样的眼泪和抽搭的瘦弱肩膀。

“抱歉,就这样吧。”鹰臣突然直起了身,把黑崎散乱的衣服整理好,走进了浴室。

“诶……?啊?为什么?!不,不是为什么……我也没有想让你继续的意思……但是你宁肯忍着也不愿意吗?”黑崎有些焦急地喊了出来,“也是哦,我比不上那些性感的大姐姐……”最后一句却没了气势。

黑崎丧气地垂下了头,却觉得脑袋上搭上了一只熟悉的手,那只手习惯地揉乱了她的头发,然后佐伯蹲下来与她平视,说道:“真冬,你比谁都好,但是……”

“我要等你……长、长大。”说完最后一句佐伯难得的有些红了脸。

“你结巴了?结巴了?!哈哈哈哈哈鹰臣你那时候不是说过吗!结巴的话还不如不说!发呆都比结巴的话有价值!”黑崎一瞬间忘了刚刚的尴尬,忘乎所以地大笑起来。

“还有下一句哦。”佐伯又恢复了一贯的笑容。

“嗯?什么?”

“情话除外。”

这回轮到黑崎脸红了。

佐伯笑笑,又转身走回了浴室。

 

“什么啊,原来不是恐怖电影,是爱情动作电影吗……”黑崎把脸埋在膝盖里,“关心你的下场,还挺不错嘛,我都迫不及待想要再关心你一下了——”

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,黑崎一下子从粉红泡泡中惊醒,边往浴室冲边大喊:“啊啊啊鹰臣你的伤还不能沾水诶!”

“闭嘴!好烦!”

明明是相似的对话,但是气氛却完全不一样了。

浴室内外的人,嘴角都挂上了微笑——从今天起——

“我要好好长大啊。”

“我要更加对你负责了呢。”

 

-FIN-


评论(12)

热度(32)